委员风采

首页 > 委员风采

一位临空港医生的援非手记

文章来源:长江日报 | 责任编辑: | 发布日期:2020-05-19 17:54

    2013年1月4日,临空港经开区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医生代淑兰收到出发的确凿消息,她即将作为湖北省第23届援阿医疗小组成员,奔赴阿尔及利亚。为此,50岁的她已经提前半年进行语言学习,开始集中学习的前一天还做了一台手术。

    “能代表国家,成为一名国际主义战士,为非洲人民服务……我会不辱使命,不负重任,圆满地完成两年援外任务,向党和人民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临行前夜,代淑兰一家三口彻夜未眠。上有九旬老母,丈夫有糖尿病、高血压,儿子刚刚大学毕业从北京回到武汉,自己又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没有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代淑兰也许迈不出跨出国门那一步。

    代淑兰所在的小分队一行14人,被派往阿尔及利亚东北部的汉舍莱。从武汉到汉舍莱,得先到北京乘飞机飞往阿尔及利亚的首都阿尔及尔,再从阿尔及尔搭乘8个小时的皮卡,前后行程加起来得3天。

    “—天做了6台(手术),没一台简单……来了一个月,在产房拉了3个产钳,拖了一个肩难产,剖宫产不计其数,最多的(一个病人)是第五次剖宫产,这里的女人的确使我心疼。”

    1月9日出发,12日抵达医疗队在当地的住所,13日,4名妇产科医生到医院排班,2人一组,一组24小时。14日,代淑兰在她班上完成了4台手术,最多的一次,一天一夜做了12台。

    2月12日,大年初二,代淑兰留在医院值夜班,刚到医院就随产房助产士去产房做检查。宫口开全却摸不到宝宝的耳朵,代淑兰判断孕妇难产,且之前用了催产素,子宫强直收缩,需要转急诊进行剖宫产。腰麻打不进,孕妇在叫喊,不得已改成全麻进行手术。切开子宫后,几乎没有羊水,代淑兰凭借个人临床经验,做了一个T形切口,成功取出宝宝,顺利完成手术。

    “昨天(2013.2.9)是大年三十。早上7点半产房的一个急诊要做手术。……最后一台手术做完,回到宿舍是当地时间9点,已经是国内吃年饭的时间。……晚上准备吃火锅,一个大火锅往里面丢些海带、野猪肉、青菜等,虽然没有国内丰富,不能和家人团聚,但这是我人生中的另一种体会。”

    代淑兰出发前收拾的行李装满了2个28寸旅行箱,外加一个登机箱和一个双肩包,除了四季衣裳,还有锅碗瓢盆、油盐酱醋,甚至咸菜、卤料。在国外的第一个春节,援阿医疗队靠这些不远万里带去的瓶瓶罐罐调剂出中国的年味。

    除了春节,让代淑兰放不下的传统节日还有清明。节前,她专门在空间写了一封长长的家书,表达自己对家乡、对亲人的思念,希望家人理解她的“凡人壮举”,也请他们代她在父亲坟前祭拜。

    “感谢老天对我的厚爱,让我渡过难关,终于坚持到底,实现愿望,没有半途而废。两年援外生活,有苦也有乐……还结交了一帮阿国朋友。她们朴实、真诚、友好……两年时间说慢也快,留下的是永久的回忆。”

    为期2年的援助时间过半,援阿医疗队回国休整1个月,代淑兰借机在亲人的陪同下再次检查了腰椎间盘突出的老问题。“医生不让我去,说工作强度太大,要我留下来手术。”代淑兰犹豫许久,还是决定返回阿尔及利亚,她想把剩下的1年坚持完。

    归国第二天,代淑兰接到阿国老朋友的越洋电话。“那是刚到汉舍莱半年左右,我9点到医院接班,护士莱迪雅比划着跟我说,‘代,很急’,我连忙换好衣服跟她过去,一看,她的女儿已经发作4个多小时,还没有生出来。”代淑兰说,当时已经非常危急,产妇子宫有破裂的危险,紧急准备剖宫产手术,经抢救,母子平安,由此,她们也结下深厚的情谊。

    在援非期间,医疗队利用周末组织义诊,为周边居民免费提供药品。“很多小孩老远看见我们就开始打招呼、要合影,很多居民会用中文‘你好’跟我们打招呼。”代淑兰说,出国前,她觉得“加深两国友谊”是一句口号,而现在是自己的切身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