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故传说

主页 > 印象临空港 > 掌故传说 >

玉带河的传说

文章来源:未知 | 责任编辑:东西湖区人民政府 | 发布日期:2017-02-15 10:38 | 浏览次数:
巨龙岗向西行数里,有一条河叫南河,宛延几十里,北接府河,由南折东流向沧家河,向西经朱店、杨店,到张家台向南拐入西湖,连通襄河。南河向南拐入西湖处东岸有两个湾村,村名叫殷家咀和小殷家咀,和两个村庄隔河相望的是石家咀和李家咀两个湾子。相传几百年前,连接府河和襄河的南河虽然不是很长,但它的河面很宽,河水很深,即使到了冬天的枯水季节,河中仍能航行较大的驳船。更令人奇异的是南河连通外江大河,可南河的水清澈而且甘甜,用南河水酿造的酒名叫南酒,浓香纯净,有健胃强身,延年益寿的功效,当时是名誉海内的上等佳酿。

南河是孝感到汉口的必经之路。 殷家咀、石家咀等村庄,每日常有过往的船舶停靠在此,或中转,或落脚住宿一晚,因而这些村庄也热闹起来。据说某个朝代,殷家咀有一大户人家的小姐生得天姿国色,极为标致,知书达礼,被选进皇宫。皇帝临幸之时,一眼就看中了这女子。她乖巧聪明,妩媚动人,艳而不妖,言谈举止得体,皇上当即收在身边,不久封她为妃,名叫珍妃,宫女都称她为珍妃娘娘。珍妃柔情万种,侍候皇上百般殷勤善讨龙心舒畅,因而深受皇上宠幸。

又是一个新年的到来,皇上早有出京到地方巡视之意,体察黎民百姓的疾苦。一日罢朝,皇上驾幸珍妃寝宫,珍妃急忙走出宫门,跪接圣驾,口呼万岁,声声祝万岁龙体安康。皇上高兴得不得了,扶起珍妃,上龙榻坐定。言谈之中,皇上问起珍妃家乡的情况,那地方是什么样子。珍妃回禀道:“臣妾的家乡在荆楚云梦大地的东部,地灵人杰,山美水美,物产富饶,商贾繁荣。民歌有云‘四面环水见高坡,代代渔耕家家乐。江中帆樯村旁停,太平世界好事多。’若站在臣妾家乡高岗上四方远眺,南可见白云黄鹤,东能觅从军木兰,北可望朝阳双凤,西能远瞩水天一色。这就是说向南可登临江蛇山顶上的名楼黄鹤楼,向东可游览花木兰的出生地木兰山,向北可观赏孝感的凤凰台,向西远眺三峡长江之水似从天上流下来一样。”皇上听后龙颜大悦,说道:“看来爱妃的家乡的确是个好地方,朕定与爱妃前往一游”。珍妃自入皇宫,多年来未准返乡省亲,常在梦中遇见双亲。如今,皇上有此美意,正合自己的心思,忙向皇上跪拜谢恩。

于是择定黄道吉日,备了几只官船,以及随行的近臣和宫女,皇上和珍妃则以地方官员和夫人的身份,悄悄地离京都,登上官船顺水路向南进发。时值春暖花开之际,风和日丽,百花竞放,处处生机盎然,国泰民安。经过月余行程,官船进入了南河,只需半月就可以到达珍妃的故乡殷家咀了。

官船驶入南河,皇上就走出中舱,在船头太师椅上坐下,珍妃也侍立在旁指指点点,兴致勃勃地观赏两岸风光。皇上一时兴起,站立起来向前挪了两步,珍妃也紧跟其后,近臣不离左右。不料想官船沿河道弯处转向时,顺向风势忽然加大,船速突然加快,皇上失去重心,连连后退几步欲倒,珍妃也一个踉跄,急忙伸手去拉皇上,可是人没有抓住却拉到了皇上龙袍上的玉带。珍妃丢下玉带,又上前去拉皇上,幸好皇上身后的侍卫眼疾手快,将龙体架住,并扶入椅子上坐定,珍妃亦被侍卫扶稳。虽然有惊无险,可是皇上的玉带却坠落到了河中。此刻,珍妃在皇上面前慌忙跪下连连说道:“臣妾该死,请皇上恕罪。”皇上忙搀起珍妃说:“呃,爱妃何罪之有?今护驾有功,朕还要加封予你呢。”从此,珍妃更受皇上恩宠。皇上问道:“爱妃,这条河叫什么河?”珍妃道:“它叫南河”。皇上说:“今天就再起一个名字,叫它玉带河吧。”玉带河因此得名,而玉带河的故事也流传至今。

皇上令船队继续沿玉带河南下,边行边看。不多时,珍妃指左岸近处一片湖水让皇上看,说:“这个湖叫王龙湖,传说它是西方王龙王遗误了去东海龙宫赴会而受贬落脚之处。”又指着湖前方的一片坡岗地说:“皇上,前面那片坡岗叫跑马岗,是王龙王的侍卫队伍操练的地方。”正说着玉带河向东转了一个大弯,船队也沿河弯东向行驶。皇上问珍妃:“这还是玉带河吗?”珍妃说:“不是了,这可能是夏河吧,前面就要到上下港了。”船队在进入一段弯曲的河道时,眼前又出现了一片波光晶莹的湖水,美丽的湖光山色令皇上赞叹不已。皇上问:“爱妃,这片大湖又有什么好听的故事?”珍妃说“它叫巨龙湖,守湖的主人叫巨龙王。巨龙王也是和王龙王一样,在此受贬困守小泽,小泽因而得名“巨龙湖”。湖后的坡丘叫遮湖岗,它是巨龙王用龙尾搅起来的一块岗坡,用以遮挡住巨龙湖和外界相隔,为自己制造一个安静休养的水宫。”皇上听了笑道:“有意思有意思,爱妃的家乡真是神仙宝地啊。”又走了一段水路,皇上笑着问道:“这段河又有什么好听的名字啊?”珍妃直摇摇头说:“哎呀!皇上,那我就记不清了。”皇上看着爱妃有点儿委屈的样子哈哈大笑,说:“好,那就叫它摇头河吧!”“摇头河”河名大概由此而来吧。

出了夏河口,船队即进入一条较大的河,这就是河宽水急,航运繁忙的沧家河。顿时,皇上感到胸怀开阔,心旷神怡。逝去的近岗远山,来往的船只,河岸的绿杨翠柳,沿岸搭置的鱼罾,随着迎面的暖风,送来农民们在劳动中高唱的悠扬宛转的歌谣。处处是美景,处处是欢乐。久居京都深宫的万岁爷又怎能领略到如此的风光,皇上感到特别地惬意和舒畅。

官船到达殷家咀后,小停了半日,皇上召见了珍妃的父母,赏赐丰厚,并准珍妃与双亲共叙天伦之乐。殷家咀、玉带河由于皇上、珍妃临幸,视察并观光,一时名贯遐迩,当地酿造的南酒也成了珍贵的琼浆。岁月悠悠,沧海桑田,南河两岸的湾村依然存在,但玉带河因逐年淤塞而干涸不复存在了。如今,原南河及其两岸的广阔地带已成为碧波万顷的米粮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