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故传说

主页 > 印象临空港 > 掌故传说 >

郭家口水府庙的故事

文章来源:未知 | 责任编辑:东西湖区人民政府 | 发布日期:2017-02-15 10:38 | 浏览次数:
水府庙,一座普通的青砖布瓦、九柱三间的寺庙,庙前横躺着一条干滩旱河;庙院中独株参天古柏,与寺周禅林翠竹相映成趣。

水府庙建于何朝何代已无据可考,但在人们世代的口碑传说中尚可寻得些许痕迹。

传说在明朝末年,有一年的秋天,郭家口来了一位云游四方的老和尚,他站在府河支流岸边,望着滚滚东流的盈盈秋水,环顾四方八邻的村落,泥壁草顶,田园荒芜,一片萧条景象。老和尚心绪难宁,于是他问及当地村民,原来这里年年水患,生活困苦。说起这条府河支流,它是从郭家口(又名陈家渡口)村南破口而入,东接三汊港,逶迤二十余里注入张家湖。这条支流,年年洪水泛滥,淹没两岸农田,致使颗粒无收,村民们只得外出逃荒,有的捕鱼捞虾为生,苦不堪言。

老和尚了解到这一情况,沉思良久,不禁慨叹:“祸水啊,祸水,遗祸胡底!”于是,他找了一户人家暂时住了下来。第二天,他一大早就沿着支流顺流而下,又逆流而上,往返多次仔细观察。他琢磨着在此选好地址修一座寺庙祈祷水神,镇定"祸水",救济生灵。他终于选定了离郭家口两里许,在詹家村与钟家村之间的垸堤上边的一方高地,前濒府河支流,背依广阔的原野作为庙址。老和尚将多年所蓄,倾囊而出,并相约当地的父老乡亲们共商修庙事宜,以供奉水神,为民造福;另外也了却老和尚皈依佛门的一桩心愿:以此庙为他日后修成正果的归宿宝地。寺院建成,并取名"水府庙"。

老和尚自然成了水府庙的住持。从此,庙里青灯闪耀,神香飘香,晨钟暮鼓,真个是佛地仙境一般。求神拜佛者四时不断。后来老住持陆续又收了几名佛门弟子。老住持带领弟子抄写经卷,诵读佛经,祈祷神灵,为民降福。

一日黄昏时分,老住持于饭后心胸有所不宁,于是出得庙门信步来到了郭家口。他伫立岸边对着支流入口处府河上的的漩涡螟思出神:如此巨大的漩涡有如猛虎张开的大口,成年累月该要吞噬多少生灵啊!此刻,老住持焦虑之情涌上心头,忽然抬头向远处望去,见有一艘官船由下游逆流而上,正向郭家口驶来。官船渐渐驶近,船上一身着素服的官人见岸上站立着一位老和尚,便命船夫将船靠岸。那官,人站在船头向长老打了一声招呼并长揖一拜。老住持不知客官何为,慌忙还礼,并说官人所拜何由,老僧实在领当不起。官人叫船夫将船停稳,然后向老住持叙说:“在下姓杨,为遵先父遗命,将其墓地选在一临水之地。因而,杨某雇大船载着先父的灵柩从客居地湖南岳州启程,漂洞庭,航长江,入府河,向祖籍孝感进发,航行千里,尚未找到先父安葬之地。今有缘遇见长老,请不吝赐教,人占此事可有定数”。老住持听吧,略一思忖,胸前长髯随风轻飘,心想杨先生可谓是孝心动天。于是双手抱揖,对船上的杨官人说道:“先生可谓至孝也。常言说得好,‘福人葬福地,福地育福人’,遇事都是一个“巧”字。正好此处乃‘羊落虎口’之地,“羊”者正合先生尊姓谐音,“虎”者有地府之意,如果施主愿将尊翁遗骨葬于此,其后世必将福禄绵延。”杨官人听了老住持的一席话,觉得是至理之论,先父遗骨终于找到了安葬之所了。他向长老再拜致谢后,即命船上丁夫将其父灵柩顺着船板推入漩涡之中。奇迹出现了,灵柩入水,眨眼沉入水底,它仿佛一块巨大的闸门闸住了湍急的漩流,巨大的河口漩涡没有了。官人和船上人看见这一异象,心中暗祝老爷升天了,随即告别长老,趁着苍茫夜色扬帆而去。老住持见怪不怪,寻思水府神显灵了,无比欣慰地返回寺庙。

漩涡不存在了,注入支流的府河水趋于平静了,缓缓地流淌着。这条仅有20余里的与大江只有进水口而没有出水口的支流,经年累月,由于泥沙的淤积渐渐地形成了一条高于府河的河滩地,即使府河水涨,再也不能灌进支流泛滥成灾了。其实,根除水患是人们与自然灾害作斗争的结果,并不是所谓水神的“恩赐”,不过在群众中一直流传的水府庙的故事确实反映了村民要治理“祸水”的良好愿望。

水府庙的禅师,道高法深,德厚流光,历来为人民群众所传颂。后来,有一位名叫小波的和尚,为人光明磊落,善良正直,对平民疾苦关怀备至,村民都称赞不已。

小波和尚是孝感人,他年轻的时候来水府庙出家当和尚,修身养性,终老一生。

小波和尚在水府庙为四周的群众所做的大小善事无数,有口皆碑。就以詹家村的两户人家来说吧,这两户人家穷困不堪,家无立锥之地,食无隔夜之粮,两家老小众口,常常忍受饥饿的煎熬。小波得知两家情况之后,立生恻隐之心,每每将庙里的斋饭供品,或化缘的香钱分送给两家以解燃眉之急。每到年终,小波和尚将施主施舍的斋米斋菜,悄悄地送到两户姓詹的人家,让他们平安度过年关。后来当地百姓广为流传着一首赞美小波和尚的诗。其诗写道:“身离尘世念弥陀,心系苍生舛运多,禅林德厚流光照,水府垂名颂小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