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故传说

主页 > 印象临空港 > 掌故传说 >

辛安古渡

文章来源:未知 | 责任编辑:东西湖区人民政府 | 发布日期:2017-02-15 10:36 | 浏览次数:
辛安渡是古老的渡口和集贸市场,随着时光的流逝,它曾三易真名,始名新沟镇(渡),继名新安渡,最后定名为辛安渡。

据历史记载,早在六百多年前,先民所就在辛安渡地区结茅为庐,这里地势优越,便于渔猎耕耘,府沦两水在北汇合后南接襄河与江水平原相通,汉宜公路(今汉渝铁路)横截北端,跨过沦河,直奔荆沙,与巴蜀天府相连,东望长江,乘船搭车两便可直抵武汉,于是人们在河岸边驾船摆渡,摆摊设店,春去秋来,天长日久,于是辛安渡因而得名,辛安渡集市得以形成。民国初年,汉宜公路曾在此地设车站、戴家台、徐家台、戴家湾、郭家湾村民先后在车站附近建楼盖房,开展集市贸易,从此,市场日趋繁荣,辛安渡逐渐形成为当地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辛安渡集市遗址,现在仍依稀可辨,在东西围堤外滩三角洲对岸,沦河桥头往南边横堤长700米,宽210米地带,整个面积约15万平方米,这就是辛安渡原市廛及部分居民住宅和耕种土地所在地。它是由沿河集市和东边严家独屋,西头青莲堂李氏住宅,商面张家台子,北南罗李戴胡等村落所组成,整个集市店铺和农户约80余家,分布在南、北、西头和东部边缘,农舍70%是具有地方特色的一合头和三合头砖木结构的平房,茅棚约占30%,商店约70余家,店房90%是平房,10%是两层式楼房。这些大小不同,形式各异的砖木结构房屋组成了一条沿河正街,一条与正街平行的后街和三条由西向东的横街,这些街道犬牙交错、参差不齐,保留了辛安渡集市的历史遗迹。几条纵横曲折窄街小巷,排列着70余家商铺,经营行业有杂货铺、百货店、槽坊、榨坊、磨坊、鱼行、猪行、粮食行、肉案、饭馆、酒店、茶馆、豆腐铺、蔑货铺、中药铺、西医诊所、成衣店、水烟铺、纸马铺和皮影戏园等20余种,这些商户每天都要频繁接待本地四方八岭及外地南来北往客商,早晨集市上熙熙攘攘赶集的人群摩肩接踵、待到日上三竿露水干后,集市生意收场,街上空空荡荡,只能听到茶楼上老人们的欢声笑语,以及赌场里传出的么喝声,酒店里觥筹交错的喧闹声,夜幕降临以后,人们都挤坐在茶馆里看皮影戏消遣。

在兵荒马乱的年代,辛安渡同全国许多地方一样,满街狼犬,人们受到日寇铁蹄的蹂躏,当远处传来日军汽船马达声时,马上男藏女躲,惊惶一片,日军上岸以后,全镇鸡飞狗叫。后来,日军在横街一幢楼房里设“慰安所”、“俱乐部”,暴戾恣睢,野蛮荒淫,无所不用其极。日寇还在沦河桥头车站设卡,盘查过往行人,鬼子兵还经常在街上酗酒滋事,有时闯进民宅为非作歹,人们敢怒而不敢言,由于日寇铁蹄的践踏,一度繁华的辛安渡集市日益萧条冷落,店铺纷纷倒闭,这是辛安渡最黑暗的时期。

在那“长夜难明赤县天”岁月里,辛渡人民也曾展开不屈不挠的斗争,写下了革命篇章。

1924年国共第一次合作,本地青年黄志全接受党的指示,在辛安渡成立农民协会,开展土地革命运动,1927年春大革命高潮中,革命志士王旭坤受党的派遣,在横街以开茶馆为掩护建立地下联络站,分别与天、汉、沔、孝等地革命组织联系,促进鄂中地区秋收起义风起云涌,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时期,汉孝陂边区民主政府常在这里设卡征税,有力地支援了边区建设和革命战争。

辛安渡集市历史悠久,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和美好的发展前景,地处武汉城郊,地域开阔,资源丰富,在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下,满经沧桑的辛安渡集市,正朝现代化城镇的康庄大道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