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故传说

主页 > 印象临空港 > 掌故传说 >

陪 客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李开均 口述 刘伯飞 整理 | 责任编辑:东西湖区人民政府 | 发布日期:2016-08-31 08:03 | 浏览次数:
    在一个偏僻的村庄,有个姑娘定亲,女婿要上门,丈母娘就想在村子里找个有文化,懂礼貌的人作陪,也显得女方有品位。找来找去,请了一位教书先生,这个教书先生年纪有点大,有点文化,但也很有点迂腐,不晓得怎样陪客,姑娘伢的妈妈就说:“蛮简单,女婿伢做么事,您家就做么事,三陪:陪着吃,陪着喝,陪着玩。”老先生只好答应了下来。
    女婿来的那一天,正好是雪后初晴,路上有点风,也有点滑。女婿骑马时间长了,双脚都冻麻了,下马时,脚没站稳,一下子跪到雪地上。老先生一看,心想,他的老亲娘说了的,女婿伢做么事,我就做么事,也就连忙跪到地上,把女婿伢吓了一大跳:这个人是神经病吧,站得好好地,为么事非要把个裤子弄脏咧?
    女婿伢一路受冻,再加上裤子跪湿了之后,膝盖头有点冷,喝茶的时候,双手就情不自禁地发抖,茶盖和茶碗敲得“叮呤”直响。老先生一看这个动作好学,就一边聊天一边用茶盖把茶碗敲得直响,女婿看见后一直在心里嘀咕:这个人才巧咧,怎么专门跟我学咧?
    客人坐定以后,吃饭之前湖北农村有个喝汤的习惯,有条件的是排骨煨汤,条件差的就用粉条下鸡蛋招待客人。姑娘伢家里可能条件不是很好,就只有用粉条下鸡蛋招待客人:女婿伢一碗,老先生也一碗。两人一边吃,一边东扯西拉聊天。年轻人大概是早晨吃少了,肚子有点饿,但是粉条有点烫,不能狼吞虎咽地吃,女婿伢就用筷子一搅,拈起来一吹,举起粉条歪着头吃。老先生一看也连忙照着学,可是他老人家的牙齿不齐,有的掉了,有的歪着,他咬呀咬,一咬一滑,就是咬不断,就只有用嘴巴抿,抿来抿去,也难得抿断。女婿伢在一旁看了这动作,实在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一下粉条喷到了茶碗里。老先生看呆了——这个动作太难学了,这个客人不好陪!赶紧向主人家陪礼,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