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故传说

主页 > 印象临空港 > 掌故传说 >

瓠子山下石龙的传说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刘伯飞 整理 | 责任编辑:东西湖区人民政府 | 发布日期:2016-08-31 08:01 | 浏览次数:

    我家的窗台上有一块紫红色的石块,说起这块石头故事里还有故事。

    2016年夏天,东西湖区档案局正在柏泉外景地摄制方言微电影《乡音乡愁乡情》,我作为编剧之一和东西湖区档案局局长童锦群、区党史办主任王万堤在一旁监制。中午摄制组休息的时候,我们在一起聊起了柏泉这个地方悠久的历史,什么天主教堂啊,景德寺啊,睡虎山,也聊起了鳞木化石,一提起鳞木化石童局长来了兴趣:“其他的地方都去过,鳞木化石还没有去过,走,看看现场去。”

    冒着火辣辣的太阳,我们的汽车七绕八弯,竟然走错了地方,一位鱼塘边扛着锄头的农民用手一指三四里路开外的西北边,用浓重的柏泉口音说:“那(尼)边,在那(尼)边,可以绕(涝)过去。”顺着方向远远望去,阡陌纵横,不是鱼塘就是菜地,没有一条近路可走,瓠子山并不高,像一只绿色的乌龟浮在四周的农田鱼塘之上。我们只好沿着道路往回走,穿过合凤湾,来到了瓠子山的东北面,雨后不久,汽车打滑,再不能前进一步了。抬头望去,山坡上杂草丛生,找不到一条上山的道路。附近鱼塘的渔民见我们犹豫徘徊,热心快肠地说,“就那(尼)样可以上,不远就是的,路是人踩出来的撒。”

    我当起了开路先锋,在前面一边拨打着密密麻麻的杂草,一边大声吆喝,驱赶着可能的毒蛇,不一会来到了半山腰,只见一块一人多高的大石头伏在草丛中,王主任因为来过,知道大石头下面还有一条龙纹状的石头隐藏在大石头的下方,我们按照他的指点,果然看到了一条一米多长弯弯曲曲的锹把粗的龙形石钻到地下了。草丛中再走几步就是一棵两个人抱不过来的七八米长的鳞木化石裸露着,默默地躺在半山腰,王主任介绍说,据省地质局专家鉴定,鳞木化石是人类史前石炭纪形成的,它是研究生物起源和进化的科学依据,距今已有3亿5千万年的历史。仔细观察,深褐色的鱼鳞斑纹若隐若现,在太阳底下像烤焦的烧饼,最像鳞木化石的地方是抠不动的,又像有包浆的玛瑙玉石,我们只有拿出手机拍照。旁边就是两个水凼子,我们在倾斜的山坡上站稳脚步,仔细欣赏,拿出手机猛拍,聊解思古之幽情。

    到处都是杂草,简直寸步难行,站在瓠子山上,放眼望去,周围都是鱼塘,农田,可以想象亿万年前,这里应该没有后来的云梦泽湖水,应该曾经是巨木参天,花鸟虫鱼百兽出没,不然的话,哪来这么粗壮的鳞木化石躺在这儿呢?都说东西湖码头潭的历史早,出土了几万年前新石器时代的石斧,石铲,陶器碎片,有古人类活动遗迹。瓠子山上三亿年前就有这么高大的树木,那该是多么茂盛的森林啊。

    回到家中,拿出放大镜仔细端详这块与鳞木化石有关的石头,竟然看不出一丁点木质的痕迹,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人在大自然面前是何等的渺小啊,看着这不起眼的石头,竟然无声地留下了这么深不可测的生命档案和密码。

    晚上,在吴家山边散步的时候,遇到已经退休的柏泉人张达利,他听说我去过他的家乡柏泉瓠子山,就非常兴奋,津津有味地像说书人一样跟我讲起了瓠子山下石龙的传说。

    “咳咳,谈起柏泉老家的故事,那真是像柏泉人常说的:刘祥(刘歆生)的家当——冒得数!

    我们柏泉有景德寺、天主教堂,历史悠久,值得一看,但是最神奇的当数柏泉合凤湾的石龙,那真是鬼斧神工,天造地设。

    话说离合凤湾一里多路,有一座瓠子山,山的东边有一块突出的大石头,这块巨石有两米多高,约五吨重,灰褐色。令人惊奇的是,这块吸天地之灵气,阅人世之沧桑的巨石,经过多年的风化,自然地形成了一副卧龙的模样:龙头突出,龙鼻、龙眼、龙须、龙鳞,清晰可辨,龙的躯干潜伏在山体之中,若隐若现。如果你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这条石龙的左角被人敲掉了一大块,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合凤湾以前有一个大榨房,平时方圆五里的人都要到这里来榨豆油、麻油、花生油,遇到好年成,榨油的人排队就要排一里多路,榨房里飘出的那个香啊,十里开外都可以闻得到。

    传说,瓠子山中有一条修行的石龙被“咚咚咚”的榨油声惊醒了,它把头探出山外看希奇,忽然,一阵麻油香迎面扑来,石龙不禁咂咂嘴,垂涎三尺。半夜三更时,石龙就偷偷溜到榨房喝香油,开始他只喝一点,尝尝味道,后来喝上了瘾,每天夜里都要来偷油,那油缸哪经得起它一喝?还没有感觉到油滋味,一缸麻油就见了底。当时有个叫张植炯的老师傅就睡在榨油坊里,他感觉到油缸的油少了,主动值班想看个究竟,这天夜里老师傅听到动静,起身一看,发现了一条水桶粗的大龙在喝油,吓得不知所措,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办好,那时候也没有电灯,他悄悄地操起木榔头等到龙一抬头,哆哆嗦嗦照着龙头狠狠地就是一下,龙角当场被打断了半边,石龙晕晕乎乎地逃回去了。由于它触犯了“龙规”,再也无法变化自如了,不能全部隐回山中,就只好将龙头裸露在山脚下,任雨打风吹,戴罪思过。

    你们在瓠子山上看到的石龙,那只是石龙的一部分身躯,我们小时候还见过石龙的龙头,真正的龙头、龙嘴已经被人砸坏了,长日长时也风化不少,细心的人踮起脚一闻,还可以闻到龙嘴边的麻油香……”